教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写作

部分受邀请赴北戴河度假教师感受农村教育变

写作
来源: 作者: 2018-09-21 09:32:45

部分受邀请赴北戴河度假教师感受农村教育变化

“咱山里教师成了人人崇敬的职业”

胡安梅、汪来九、韦珍兰……这是一个个闪亮的名字!他们为农村教育呕心沥血的动人故事曾在本报报道过,感动了无数读者。日前,他们受党中央、国务院邀请赴北戴河度假,在休假之余向讲述了农村教育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“从前山里人说‘教一辈子书不如喂一辈子猪’,现在这句话全都倒过来说了,教师成了人人崇敬的职业,真的做梦都想不到农村教育能有这么大的发展!”33岁的胡安梅年纪不大,但早在十几年前,她就继承父业,坚守农村讲台,以坚韧、顽强的精神牵动着人们的心。

“这些年,山区教育一年一个样,这些都得益于国家的教育政策好!”如今,作为湖北省郧西县湖北口回族乡桃园沟村小学校长,胡安梅几乎每天都在为农村教育的新变化欣喜不已。

1996年,胡安梅学校的120名学生还挤在一间40平方米的土坯房里上课。“那时每天上课都提心吊胆,而现在我们的新校舍是2003年启用的,校园面积就有1320平方米,有专门的学生宿舍,给学生的被褥都是崭新的!”胡安梅告诉,随着计划生育政策在农村普及,再加上带子女外出务工人员的增多,学校的学生数已由高峰期的120多下降到40多,但农村学校的“配置”却并未因此“缩水”,电脑等远程教育设施一应俱全。当初由好心人捐资建立的“胡安梅教育奖励基金”也由最初的几百元发展到现在的10万元,“就用这个基金的利息收入,这些年就资助了490名学生、34名教师!”胡安梅说。

说起这次受邀来北戴河休假,安徽省黟县宏潭乡毛田村小学教师汪来九总是说自己“不配”,当他在“一人一校”的乡村小学默默耕耘36年的事迹感动了很多人的时候,他也在为国家对农村教育的关怀而感动:“山里的孩子能享受到现在这样的教育条件,是他们的福分,我们做老师的,用尽自己毕生的精力也不够!”

低矮的土坯房、高低不平的地面,窗户上刮起风来呼呼作响的塑料膜,曾经是毛田村这个有着近300名村民的自然村的唯一一所村小的全部。大彩电、DVD机、篮球架、乒乓球台……这些以前想都不敢想的“大家伙”,如今成了这里的“常住居民”。虽然学生们在这里读完三年级就要转到乡里的中心校读书,汪来九却再也不用为学生跟不上担心了。不久前,黄山市教育局和安徽一家教育媒体又投入了一笔资金,汪来九盘算着可以用这笔钱修整一下操场,还可以购买一些教学用具和图书。

与胡安梅女承父业不同,广西贵港市覃唐区蒙公乡高占小学副校长韦珍兰几乎是被“逼”上了三尺讲台。当年高考失利的韦珍兰一门心思想随同乡外出闯世界,但她的一个同学却执拗地劝她考师范,理由只有一个:她适合做教师。

30年教师生涯仿佛一瞬间,韦珍兰至今感谢当年同学的执著劝说,让她有机会亲身见证山乡教育的变革。“1984年,我们刚开始壮文教学进校园时,村民们都不支持,甚至有人把孩子转到没有实行壮汉双语教学试点的学校去!”韦珍兰说,现在村民从过去怕上级在本村搞壮文进校实验,变为怕上级不在本村继续搞壮文进校实验。在她眼中,是国家对农村教育一个个“利好”政策,让山里人看到了山区教育的希望,也对国家推行的教改政策有了更深刻的认同。

受邀的教师中,还有30年守候太阳山教学点、为山里娃托起希望的江西省永修县三溪桥镇中心小学副校长邹有云,身残志坚的河南省林州市横水镇卸甲坪学校教师王生英,被誉为“山乡教育愚公”的贵州省铜仁地区沿河县后坪乡茨坝小学校长刘恩和……这些农村教师队伍的优秀代表,和许许多多默默坚守在农村教育一线的教师们一样,都在党和国家给予农村教育的希望和温暖中,感受着农村教育走向美好未来的幸福。 (本报 柴葳)

《中国教育报》2007年8月15日第1版

相关推荐